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

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简介:

FX电视台已经续订了《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将于2017年开播,剧集的创造者瑞恩·墨菲与布拉德·法尔查克将再度联手。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閃光少婦(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919208/


Sep 2017

很直观的感觉就是fox在搞事情,看起来隐约在嘲讽川普,可是香蕉姐又演了个有病不吃药满脑子都是自由民主的拉拉。从前两集的节奏看,到底在嘲讽谁还不一定。感觉最有可能的是两边一块嘲讽。说fox是在搞事情也不为过了。

美恐前六季的风格还是比较统一的,一直都是延续了暴力,血腥和性的主题。每一季想传达的信息其实也比较明确,比起很多喜欢借梗,充斥着大量中国观众听不懂的吐槽的美剧,美恐算是对非美国文化背景的观众比较友好的了。
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点评
但第七季又有些不一样。

对于生活在美国以外的观众来说,这一季美恐更像是蹭热点,搭上了总统大选,民主党“失势”,种族冲突频繁的热点,这种选题难免让人疑有噱头,毕竟讲道理,美恐第五季和第六季都拍的不怎么样是真的。

但对于生活在美国的人来说,这一季又更像是现实生活的放大,内心恐惧的具现。我上了几个论坛看了看美国人的评论。 总的来说,担忧什么,就看到了什么;恐惧什么,就放大了什么。

第七季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了两集,但能看到有些地方在借历史梗。比如右翼愤青挑衅外籍劳工被打,刻意录下了有引导性的视频借此大出风头,个人觉得这实际上是在呼应历史上的罗德尼金案。而罗德尼金的案子最后导致了著名而惨烈的洛杉矶暴动。历史上罗德尼金被殴打逮捕的录影被有心人截取了部分片段寄到了媒体,媒体又选择性地播出了部分极具暗示性的画面,导致少数族裔认为罗德尼金被歧视虐待,警察滥用权力,引发了群众的强烈不满,而最后导致了暴动。而剧中恰巧将两方的身份肤色颠倒,白人青年有意引导舆论扮演受害者,这其中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Oct 2017

一口气看完了第三和第四集后,发现导演跟编剧真的在搞事情, 他们试图通过这部剧,描绘出每一个在美国这口melting pot 里的角色。

Ivy是一个典型的希拉里支持者。这种支持不仅仅体现在她的性取向,以及她对女权的狂热, 甚至包括她对某些特定人群的蔑视,比如低收入受教育程度低的白人直男。当straight white man出现在特定语境的时候,这个短语指且仅指像Gary这样的白人直男。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如白人探长,或受过高等教育拥有高收入的白人心理医生,则完全不在这个范围内。Ivy 和 winter 对Gary说“people like you dont deserve to have a say.”。 这些people是什么样的人呢?穷,低学历,社会地位低,白,和直男。这样的话从Ivy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其实很讽刺,但又非常写实,这就是真实的美国,这就是很多希拉里支持者内心真实的想法。

Gary在第四集末,宁可自断一臂,也要去投票站给川普投一票。这一场景其实凄惨而真实。对于像Gary这样的人来说,“American Dream”已经是如此遥远,远到他不得不将新生活的希望投寄在一个其实根本就与他不同阵营的川普身上。Gary是一个典型的老白男的形象。他们曾经是美国社会所谓的中流砥柱。高中毕业,在工厂找一份工作,结婚生子,买房买车,衣食无忧。然而全球化的冲击让美国本土制造业被大量地转移到人工更加便宜的国家,本国制造业开始萎缩衰退,取而代之的,金融和计算机这样需要高学历高技能的行业。Gary们被远远地甩在了时代的后面。他们还来不及从父辈们一生温饱无忧的梦里醒来,就已经陷入了社会底层的泥沼。他们甚至来不及理解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抛弃,被审判定罪。

Gary们所承受的这种被时代抛弃的痛苦,是Ivy无法体会和理解的,也是他们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

记者黑姐是美国种族歧视下的一个缩影。她了解种族歧视,并且了解如何利用“种族歧视”的敏感性来为自己谋取利益。所以当上司用工作威胁她时,她针锋相对地反威胁道说:“我是你手下唯一一个黑人女记者。” 黑姐在工作中面对的性侮辱“grab your pussy”,以及同事间的倾轧、潜规则,事实上是每个这也女性都有可能遇到的。但个人的观点是,黑姐将这些遭遇都解读成了一种针对她黑人女性身份的种族歧视。所以当黑姐说“Equal power”时,在她心里需要平等的是黑人与白人。Kai动手为她杀掉的白人女记者和摄影师,也许侧面印证了我这种观点。或许也是导演借此想传达的信息:“种族歧视”这个罪名已经被滥用。其实很多事情无关种族,但因为涉事者的敏感身份,于是人们下意识地就定性为种族歧视,并不去追究真正的原因,仿佛“种族歧视”就是一切矛盾与不公的来源。

Nov 2017

几年来我看过很多美剧,但是用心地去写一个剧情,这是第一次。在看过了前六集美恐七以后,我一度抱着非常大的期待,同时这种期待也不断促使我去寻找不同的点来思考这部剧。我几乎要觉得这部剧就是我的年度最佳了。

然而,从第七集的枪击案往后,整个剧就像是一杯苦涩但回味十足的咖啡,被突然地加了一大勺咖啡伴侣。前六集还在好好地讲社会问题,后面三集突然开始聊邪教和洗脑。我个人完全无法理解编剧和导演做这种大转弯的意图。

枪击案之前的一到六集,就如我之前的剧评所写的,是非常深刻又刺痛地揭露了美国当代社会的痛点,种族,党争,人权,移民,和美国梦。剧里无论主角配角,领了便当的还是活着的,作为观众,都能深刻地感受到他们各自的痛苦与挣扎,所以当角色们怀着不同的目的走到一起的时候,这种讽刺就一下子被放大了。尽管诉求不同,甚至利益冲突,但这群人竟然握手言欢,坐在一起搞事,用同样的手段去追求不同的目的。

可以说前六集,胜在真实,也痛在真实。我去跟老美的朋友聊美剧,他们跟我讲说,stanger things是童年回忆,实习医生是口水剧,纸牌屋更像是一种对一个自己接触不到的世界的猎奇,而美恐七,是会在某个瞬间有一种“靠,这特么就是老子的生活啊”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么的真实,所以它才看起来更加恐怖。

我不想去贬低七八九集(因为这个周末只够看这么几集),但的确对我来说,后面这三集就像是一篇突然跑题的essay,我看得不知所措,一头雾水。

后三集大概就是一边捋了捋几个妹子的女权心路崛起的历程(安迪沃荷的刺杀者啦,拉拉恋人啦),一边科普邪教的心理控制,洗脑和极端主义。当然故事讲的也还可以,至少维持美恐的及格线,但比起前六集美恐七的金玉在前,后三集显得略有点普普通通。

首先女权的问题并没有真正的摸到痛点。观众坐在电视机前看几个女人在一个极端俱乐部里为了争取出去搞事的权利而搞事,恐怕很难有共情。而邪教和精神控制又确确实实离普通人的生活太远了,大多数人去关注邪教基本都出于一种猎奇的心态,那么也就只有猎奇了。

剧情主线的转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几个重要角色的人设也在做大转弯。

Ivy本来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的角色。她一面支持着希拉里,支持少数和弱势群体的权利,另一面又对同样是弱势群体的Gary嗤之以鼻,可以说是淋漓尽致地暴露了白左的狭隘,双标和精致利己。所以在前六集里,Ivy加入搞事俱乐部的原因,至少对我来说,是为了进一步实现她的白左诉求。但是到了第九集,在她和香蕉姐的对话里,她说她加入搞事神教的原因是因为她在与香蕉姐的关系里太累了,需要一个人告诉她该干什么。这就一下子从社会法制节目换台到了午夜情感剧场。这种人设上的转折,一下子就抹掉她之前六集里的所作所为,甚至是这个角色本来有的深度。不能说Ivy人设崩溃了,但是这种转折实在是太突兀了。

Winter这个角色,我在前六集里一直没想明白,所以我一直也什么都没写。我当时是想再看一看,也许会有什么想法。然而看了九集之后,我还是没有任何想法。从剧情的结构的角度来说,她可能是一个推进剧情的加速器,也可能是用来烘托和表现愤青教主哥的家庭关系和个人情感。但Winter这个人,嘴里说的话和做的事都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说她一面对教主哥言听计从,但另一面又激愤之下杀了Samuel;然后呢她一面表现得对几个女人很友好很替她们着想的样子,但是又手段极溜地嫁祸黑姐。说是她很听愤青教主哥的话,但是很多时候她又反过来利用她和教主哥的特殊情感关系去引导教主哥,从而达到她自己的目的。我甚至很难讲说这种矛盾是这个角色本身的一种定义,还是别的什么。我真的讲不出来。这个角色,言行矛盾,又没有什么真正的立场。也许还是要再看一看。

教主哥在之前的剧评里也一直没有聊到。因为我当时觉得呢,在前六集里,教主哥其实扮演了一面镜子,或是一个舞台这样的角色。他给了所有人一个机会去暴露自己,挖掘和激发出了他们内心深处的痛苦,不安和黑暗。这样的一个角色,既十分重要又不那么重要。但是后三集教主哥的人设也变了。他从一个高明的人心操控者,变成了一个权欲极强的洗脑者。他不再痴迷于挖掘和引导人性,转而变成了歇斯底里地控制者。

后三集与其说令我失望,不如说令我措手不及。重要人物的人设的转变,剧情主线的突变,让我对于整个故事会走向何方,感到非常的迷茫。

从前六集的角度来说,“Cult”这个标题,按照我个人的理解,指的并不是所谓定义里的邪教。恐怕更多的是指“当人处在一种特定利益和特定角色下所产生的执念“。就好像Ivy和香蕉姐,当她们处在中产女同性恋的角色时,她们因为自身的利益需要(同性恋婚姻合法,社会包容,宗教阻力,外籍便宜劳动力等等),而自发或被动地产生了对对立群体(如Gary)的敌意甚至仇恨。这种敌意和仇恨使她们完全看不到事情本来的面目:比如Gary其实也是社会底层,也是弱势群体,这样一个事实。Cult本身在词典里定义是the deviant belief,异常的,奇怪的信仰。如果跳出宗教信仰这样一个框架,把这个词安在Gary们和Ivy们身上,那么他们对于对方来说,就是一种异常,一种奇怪的存在。当两个群体诉求相斥,利益相驳时,他们就是对方眼里的邪教。而当人们因为被利益或立场驱使蒙蔽而无法看清客观的事实时,他们已然深陷邪教。

当然,从后三集的剧情走向来说,这种理解在后三集里可能被弱化了,Cult正在趋向于一个字典里定义的真正的邪教,洗脑啊,蛊惑啊,审判啊等等等等。

这部剧到目前为止的感想就是这样了。继续看看吧。也许会有新的惊喜。


如果你喜欢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